地下囚牢

那人一听暮云卿有好酒,根本不细想有什么问题赶忙甩开所有人和暮云卿去了一个偏僻无人的角落,夜半无人处,正好适合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要知道囚牢重地禁酒,就算有酒也只能偷偷的喝,暮云卿拉走的那个魔灵军正好是这守备人员中最好酒的那一个,每次偷喝酒都有此人的分,暮云卿便将主意打到了他身上。可看她那副紧张的模样却又不太像是骗人的样子,只是为何会寻不到,莫不是还有什么地下牢房不成。不过想来也是,数万年来这死亡沙漠中央的囚牢于整个死亡沙漠甚至整个天启大陆而言那可是个绝对境地,怎么可能会有人来犯险更别说是劫狱了。暮云卿在一极为偏僻的角落探测到了属于伏乐洲的气息,暮云卿掩着自己的气息一路踏着鬼徙疾驰而去,当见到伏乐洲时暮云卿根本就不敢相信眼前所见之人是当初在战场上意气风发与她对战的那个伏乐洲。暮云卿不敢轻举妄动,外放的灵魂感知力去探测这地下囚牢的所有生命,一旦感知的威胁就会以最快的速度将人灭口。一个下午的巡视暮云卿可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暮云卿假意拉着一个人魔灵军级别的守卫告诉他自己有好酒问问他跟不跟和自己去偷喝。暮云卿转动戒指恢复原来的容貌对着伏乐洲道:“你且看我是谁。”许是他们太过相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